您好,欢迎光临本店! [Login] [Registered]  
当前位置: 首页 > 用户中心

请输入您注册的用户名以取得您的密码提示问题。
用户名

© 2005-2018 有些消息虽只言片语仍是不可承受之重。母亲当时电话中还极力劝慰我,语带看透人世别离的平静理智的劝慰着我理智的让我心疼。记得以前母亲跟我说过,每到秋天就会莫名难过,会莫名思念起外婆来那时她还可以骑着车子,穿过这二十里的距离去看望外婆。可是现在我的母亲只能在以后的秋天独自想念着她的母亲了。记忆中我与弟弟的学生时代母亲总是忙碌的,几乎被家庭生计与琐事包围着,没有停歇之时。那时母亲对我说我只有在你舅舅家才是最轻松的,可以抛下一切烦恼顾虑,躺在你外婆的炕上美美的睡上一觉,可以理所当然的叫你外婆做我喜欢吃的饭。当时何曾理解母亲的这番话,现在独自成家在外疲累归家之时,冷锅冷灶还得强撑精神做菜蔬。而每每归家母亲是绝不让我进厨房的,到了家里便十指不沾阳春水了,像永远没有长大过一样永远是母亲掌上那颗明珠,可以随时在母亲身边任性撒娇胡作非为。母亲是将她对母亲的依恋传递给了我,母亲是我的港湾而今母亲已然没有了来路我的可怜的母亲。 版权所有,并保留所有权利。